法治網首頁>>
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案件中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落實
發布時間:2022-04-25 14:32 星期一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王秀玲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是我國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法律化、制度化的重要載體,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對于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同意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并簽署具結書的案件,可以依法從寬處理,既在實體上體現從寬,也在程序上體現從簡,是提升社會治理法治化水平和治理能力的重要途徑。在電信網絡詐騙案件的辦理過程中融入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對法治社會的建設乃至國家治理現代化水平的提高具有重要的價值。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與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案件的融合,可以實現追求整體效率的同時兼顧個案正義。因此,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案件的認罪認罰從寬標準必須規范。

第一,確立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情形。

由于電信網絡詐騙案件的組織化特點,其犯罪形式以及涉案人員顯現出相應的復雜性,因此對于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適用,要準確把握適用重點和適用原則,實行區別對待,該寬則寬,當嚴則嚴,確保寬嚴有據、寬嚴得當。對于認罪態度積極,主動交代服務器存儲位置、同案犯、獲取錢款途徑、警方未發現的關鍵證據等對偵破案件或者法庭審理有重大裨益的則可以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對于社會影響大、詐騙數額特別巨大、犯罪結果極其嚴重、涉境外等案件的主犯、首要分子,即使認罪認罰也應當依法嚴懲,不予從寬或慎重把握從寬幅度。需要說明的是,案件還應分層處理,而非對影響重大的案件的所有涉案人員都慎用,對于在案件中不同角色如組織者、信息提供者、撥打電話者、取錢洗錢者要根據具體情況予以從寬。具體參與情況應當結合犯罪嫌疑人的認知能力、既往經歷、行為次數和手段、與其他犯罪嫌疑人的關系、獲利情況、前科情況、是否故意規避調查等主客觀因素進行綜合分析認定。

第二,建立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案件的量刑指導規范。

在辦理電信網絡詐騙案件過程中,通過實踐經驗的積累,及反映出的案件數量和案件難度問題,亟須對從寬標準予以細化。在總結前期適用從寬制度經驗的基礎上,以“兩高三部”《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兩高一部”《關于辦理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及“兩高”《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試行)》為支撐,聚焦電信網絡詐騙案件特征,制定適用于電信網絡詐騙案件認罪認罰從寬的量刑指導規范。明確電信網絡詐騙案件的量刑基本原則、量刑方法、量刑一般情節的從寬幅度,對各罪名的基準刑、量刑幅度、加減幅度等進行明確,使其科學化、精準化、合理化、制度化。同時,在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過程中,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情況進行客觀、精準的評估,根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訴訟過程中的整體表現,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社會危險性進行判定。對于不同訴訟階段進行認罪認罰的,則應根據具體情況認定其認罪的積極性與主動性,進而確定其再犯可能性,并決定該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罪認罰從寬適用的從寬幅度,由此激勵在案件中起不同作用的涉案人員主動配合辦案人員查找關鍵證據,最終為更好地進行偵查破案或者庭審提供實質性的幫助。對偵查破案或者庭審未提供實質性幫助的,則從認罪態度、參與程度、退贓賠償的情況提出量刑建議。

第三,認罪認罰從寬案件證明標準的厘清。

在電信網絡詐騙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過程中簡化了法律程序,控辯審三方達成協商意見,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自愿認罪,進而縮短了案件辦理周期。加之電信網絡詐騙案件涉案區域廣,跨區域跨境特征明顯,由此導致的偵查成本高,溯源難度大也可因為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適用而有所緩解。但這并不意味著在處理電信網絡詐騙案件的過程中證明標準的降低,認罪認罰案件中要求必須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罪認罰的自愿性和真實性予以嚴格審查,才能從寬處理,故被告人自愿認罪的量刑事實在認罪認罰案件中應屬于重點審查的對象。

公檢法機關仍應該以“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為原則,以認罪認罰為契機,收集證明電信網絡詐騙犯罪事實所需的證據,應采盡采,完善證據體系,形成完整的證據鏈,全面提升公檢法機關在處理電信網絡詐騙案件時的效率,優化配置司法資源。推動電信網絡詐騙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落實,堅持懲罰犯罪與保障人權并重,以刑事制度引導犯罪嫌疑人主動認罪認罰,不斷提高辦理電信網絡詐騙案件質量與效果。

責任編輯:胡建霞
亚洲中文字幕久久无码